2008年3月26日 星期三

我到底要做甚麼?

面對現在的工作不滿意,想要掙脫,不論是問鬼神(算命),還是跟朋友談未來,最後總會在一個關口卡住,我到底要做甚麼?想做甚麼?
一輩子工作都是幕僚 執行的工作,從來都是配合老闆想作甚麼我就作甚麼,現在不想再跟目前的老闆共事,但年紀大了換老闆不易,等待伯樂來找也很不切實際。
今年,星座說上昇在魔羯的我,背了十年終於要轉運,紫薇命盤說我會有機會到對岸發展,起碼有機會換工作,姓名學也說我今年七月以後有機會,看起來,各家都說我有機會更好,這讓我心裡更有些焦急,如果沒呢?如果因為我的不夠積極,或是搞不清楚自己到底要甚麼而躊躇,是不是就要就此哀怨到老。
為什麼找不回當年不顧一切的豪情壯志,連四十歲時,毅然辭職到歐美自助旅行兼遊學的膽量都沒了,是因為這幾年不順利的人生消磨掉我的自信與衝勁了嗎?怎麼找回呢?
年初開始,想要提升自我戰鬥力,先解決這幾年身體不好的問題,看中醫 遵醫矚,目前將身體調理得不錯,起碼精神好 無病痛,接下來能做甚麼?
開始立定計畫,每天固定撥時間寫作,希望盡快完成論文,剪了一個清爽的短髮,計畫固定作瑜珈運動...,但這些枝枝節節,都像是一個因為不知道自己到底要作甚麼的人,只好作些無關痛癢,又能夠藉口忙碌讓自己安心的事,但不做這些,可能更惶恐 更心急,所以還是回到問題的癥結,我到底要作甚麼?
這事分成兩個層次,一個是我會作甚麼?一個是我要作甚麼?
我會作甚麼呢?
我會作節目 我可以做好一個電視媒體中高管理者的工作,但是,這樣的工作現在不僅供過於求,換一個也不見得比我現在呆的地方更好。
我沒膽創業,真的沒膽,每個關心我未來的朋友,都會問我為什麼不創業,原因真的是沒膽。
我到底想作甚麼呢?
有兩個方向:
一個是進非營利 無政府組織,所以在有機會幫忙類似組織的時候,都會竭盡全力,希望能有機會漸漸打入。
一個是回到最競爭 最鬥爭的主流,媒體也好,甚至政治公關,媒體的機會可能還是得被動等待,政治公關我似乎可以跟朋友聊聊,甚至放放消息。
但這真的是我想要的嗎?為什麼我找不到以往衝鋒陷陣的熱情?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