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2月11日 星期三

在火車上試無線上網 山洞太多 訊號時有時無 試出一段喃喃自語

世界因為金融風暴在脫胎換骨中,一股說不出來的改變在默默進行,大環境的磁場似乎會牽動小人物的境遇,原以為自己近幾年來的困境,不論在工作、在健康、在學習、在人際關係、在自我認知…每個層面上都反反覆覆、來來去去折騰夠了,應該更清楚,或是說更沒得選擇,不能再蹉跎,要快快大步向前了,沒想到外來的大環境變遷,內在家庭的狀況改變,讓我這一兩個月來,又有點方向感混亂,充滿夢幻、不真實的感覺。
過年期間的感冒,因為來得很凶,我又沒使用任何藥物治療,拖了半個月,到元宵才算大致恢復,期間一度流鼻涕流到流鼻血,咳嗽到腰都直不起來,有連續兩天窩在家裡,唯一的喃喃自語就是:「乾脆死了算了」,甚麼事都不想作,甚麼人也不想聯絡,年前積極進行的新工作,在老闆沒催促下也樂得清閒,有一種能不能時間就停在當下,不要再積極向前的期望。
有記憶以來,很清楚自己是一個只喜歡向前看,幾乎不回顧的人,過去做過的事幾乎沒留下任何紀錄,看過的書喜歡隨手送人,因為知道再看的機會是零,這幾年前面沒有那麼多的事等著我,或等著我的事其實自己不愛或並不擅長,於是就像跳探戈,進一步退兩步,彷彿都在原地踏步。兩年前,好朋友問我到底真正喜歡甚麼?我想了兩年都還是個問號?以前忙著向前衝,沒空也沒心思想這個問題,這幾年蹉跎光陰,有時間好好想想,卻越想越迷糊,或許我真的沒有自己的最愛,我的最愛就是來自被別人需要和認同,所以當少了這樣的被需求感,人也就變得更迷濛了。
自我的心裡還在混沌狀態中,耍賴的把主動權交給被動的心態,看老天怎麼安排我怎麼配合,不主動出擊只被動等待,於是論文寫作停滯,寧可作類似義工的事,沒積極也沒機緣投身一份正職的工作,渾渾噩噩過日子,到底是客觀環境使然,還是自己主觀心態造就,也幾乎快分不清楚了。
在這樣的混沌中,居然出現了奇怪的變化,果然人算不如天算,元旦回台中老家,老媽道出要北上的心願後,到昨天不到一個半月內(其中還包含年假、生病),我已經簽了約,訂了目前住家附近的小套房,一個月後交屋,老爸老媽就會北上住在我現在的家,我移居附近的套房,就近照顧仍保有自由。20多年來,一年回台中老家的次數一隻手都算的完,如今真是要面臨我人生的大變化,老媽想北上的意志強大到鞭策我迅速完成她北遷的準備工作,對我這個習慣孤獨的人來說,對即將來臨的生活改變,還真是滿心惶恐的期待。
彷彿回應我被動的心態,老媽主動的需求讓我在為人子女的身份上,被需求、被激勵,必須回應 被迫盡人子之道(心裡是很高興的),也因為是被動,我想我一定會作得不錯,心裡已經默默計畫以後晨昏定省的時間,週末日要帶老人家去走走的地方…,看來我還真是個沒出息的人,沒有主動強烈的慾望,卻有熱切回應被需要的歡喜,或許我就是個沒有自己最愛的人,回應別人的最愛就是我的最愛,連要跟人分手絕交,都希望是對方先主動提出,看來我外表雖然像是個堅強的大樹,內心其實是個只想依附大樹的攀藤。老媽真的讓我刮目相看,她要離開大半輩子習慣生活的老家,竟是如此瀟灑,真的佩服。
在開往台東的火車上,面對新工作即將展開前的有感而發。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