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11月12日 星期四

冒著生命危險的蒙古之旅

生命危險有集體與個別的
先說個別的

第一個捐軀的是我的眼鏡框 沒錯 那副輕如蟬翼 德國工藝極致設計 沒有一顆螺絲的天藍色眼鏡 因為它為蒙古之行慷慨捐軀後 連帶讓遠近視雙功能雙焦距的鏡片也無法使用 造成我的視覺能力嚴重退化 至今因為還沒找到老師傅配新眼鏡 仍處在頭痛眼花的狀態中 好像時差一直不能恢復的感覺 雖然我是到沒時差的蒙古國旅行 根本不存在時差的問題

第二個是史萊姆差點在蒙古被毀屍滅跡 因為每晚鼾聲如雷 集體住宿的一名來自德國服志願役的小帥哥(上圖右) 每晚因此睡不安寢 史萊姆一直擔心他會忍不住在某個月黑風高的晚上 抽刀作掉自己 好在最後因為一夜長談彼此的兩性經驗後 結為莫逆 成功化解危機(下圖臨別熱擁)



第三個捐軀的是我過境北京購買的時尚雜誌 因為鄭龜個人與時尚的新仇舊恨(欲知來龍去脈 請洽龜) 在我們離開烏蘭巴托的第一個晚上 投宿蒙古包深夜柴盡火滅的淒冷時刻 鄭龜和林公領隊帶著如火熱情到女生住宿的蒙古包來幫忙升火取暖時 將我的時尚雜誌當成火種完全燒盡 不知是生火能力太差 還是公報私仇 總之雜誌都快燒完 火還是似燃非燃 最後因為太焦急 林公還不慎將手指割傷 刀傷不淺雖未見骨但也算血流如注 還好朋友致贈的外傷良藥紫雲膏有黑玉斷續膏的金創良效 兩三日後傷口就完全癒合了



集體的生命危險

第一個是H1N1的威脅 讓高寒偏遠的蒙古 因為擔心外來病菌的入侵 在邊鎮建立起臨時的檢疫站 一副如臨大敵的狀況 讓我們沒感染H1N1致命 都可能被陣仗嚇死 特別是蒙古包裡的檢疫 居然還是使用腋下體溫計 真怕體溫沒量準 直接進了蒙古大夫的醫院 那就不妙了 好在一路行來 大家雖有小毛病 暈車 止痛 過敏 小外傷...都在我預備的藥品支援中 安然平安度過

第二個就真的是死裡逃生
好像是到蒙古的第五天 我們因為路上騎駱駝貪玩 行程稍有耽誤 沒想到傍晚遇到大風雪 什麼叫前不著村後不著店 完全領悟 從天亮走到天黑 從看得到路走到沒路 一片黑漆漆(天色)加白茫茫(雪色) 史萊姆在發表完他一定回蒙古立路標作建設造福蒙人的政見後依然能呼呼大睡 我坐在吉普車後座中間 體會司機和導遊的焦慮 觀察如何以時速二十公里 扇形搜索的方式 在看不到路的雪地上找路的艱難 過程中除了巧遇不畏風寒的駱駝 還有單車兩騎的摩托車騎士 與我們插肩而過 一時進入彌留幻想時空 以為徐子涵騎車騎到蒙古來了
彷彿無盡頭的搜索找路後 一個恍如惡靈古堡般的小鎮出現在眼前 一個夜裡完全沒有光的小鎮 冒出了一個個的人 小帥哥警察本來要安排我們一行擠進他的宿舍 後來還好只在夏日營業的旅店 找到一間房可以讓大家歇腳 穿著短袖的蒙古大嬸 在蒙古包幫我們煮羊肉麵 讓我終於有了溫暖的感覺 雖然只能小吃幾條麵線止飢 但感覺命真的是撿回來了


video video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