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5月23日 星期六

祭巧蛋文

祭巧蛋文:(全名)祭巧克力的蛋蛋文-巧克力揮別蛋蛋引發的哲學性思考
巧克力失去蛋蛋後,我的第一個早晨居然睡到自然醒,因為牠沒有調皮搗蛋 製造小災難來吵醒我,牠窩在吊籠裡舔舐牠心靈的傷口,沒有唉唉叫吵著要吃飯,沒有把我的腳當成貓抓板練利爪,沒有橫衝直撞掀翻阻擋牠去路的擺飾,沒有咬得一地碎紙屑和貓砂的殘局需要收拾,我昨天把牠閹了的這個強制介入性行為,換得的寧靜讓我於心非常不安,為平服我的罪惡感,特別反省思考我的自私行為,並為文祭牠一逝不回的蛋蛋,稍作彌補。
多多和有香我都是被動收養,換句話說就是「好心」提供朋友和獸醫院解決困難,沒有我牠們的生命歷程也已經不會有太大的改變,巧克力不同,牠是我主動介入的「因緣」,牠是我以為牠在鄉間可能生存不易,所以帶到城市來經歷完全不同生命歷程的一隻貓,原來牠的生活可能是遊蕩在田野間,有許多女朋友,然後製造不少小小貓,或沒事因為太頑皮好奇探險踩到獸夾的三腳貓,如今,因為我的介入,牠成了一隻城市貓,活動空間太小 精力太旺盛的痞子貓,漸漸長大後,因為年長先來的公貓多多比較有禮貌 守規矩,於是在閹牠功效利益相對比較大的考量下,巧克力失去了牠的蛋蛋。不是經過天擇,巧克力不戰而敗。一直標榜養寵物主人應該盡量不要介入牠們的互動,我卻介入了最關鍵性的決定,巧克力的一生因我而有了全然不同的改變,是誰授與了我這樣的權利,沒有,是我的慾望(扮演救助牠的好人角色)牽引了我作了這樣的決定,不論決定是對是錯,巧克力的一生已經是我不能推卸的責任。
能夠補償巧克力的所有行為,又都是站在人的思考出發,我不諱言我比較寵愛巧克力,照片拍得比較多 文章寫得比較多 回家先呼喚牠的比例比較高,多多似乎因為被忽略看起來都哀怨許多(獸醫還是批評我想太多 太自戀),我想巧克力如果能表達出心裡的 OS,牠應該會跟我說一句:「我寧可失去一切,請還我的蛋蛋來!」(獸醫還是說我想太多了,但我無法不想。)
於是為文遙祭巧克力逝去的雄風 失去的蛋蛋。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