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7月6日 星期一

週末好忙

七月四日星期六 天氣晴
一早游了泳 沖了涼,準備一個超heavy 跑三攤的週末一日行程。
第一攤換了兩個地方,從一桌四人小會開到併桌十人大會,一個有關電子書包的公益企畫案,應該又會投身當義工一枚吧!案子本身內容暫且擱下,案子讓我連結到兩個結點,又印證了我最近的「召喚」說,心裡真的想做 召喚的事,冥冥中就會來到你的面前,只是早晚的事,一個是喜馬拉雅基金會,我多年來就覺得下半輩子會投身NPO NGO,但一直沒有真正具體接觸到組織龐大的非政府 非營利機構,喜馬拉雅基金會像是國內基金會的入口網站,可能透過這個案子能夠開啟我接觸大型基金會的運作,乃機緣一;另外一個是跟大陸的緣分,一直覺得在還有力氣做些甚麼的現在,如果有機會跟大陸合作 或能親身到大陸工作,近距離體會中國崛起,而不是隔岸接受二手傳播,那人生也就沒有太多遺憾了,這個公益案可能可以建立這樣的管道,讓我有機會近身觀察中國,希望機緣能因此成真。
近傍晚時匆匆離開第一攤到了第二攤,朱學恒辦的寵物宅聚在華山,帶著蘋果電腦擔任轉枱講師,主題是:「出賣朱學恒」,把我當他的媒人包結婚 包生子的幕後八卦全爆料(他希望我說電視製作專業,我怕太無聊所以改說媒人的處女大作),一桌一枱十分鐘,總共重複講十次,現場很吵講到精疲力竭,更充分體會一直重複一件事很像唱片跳針的可怕。
寵物宅聚delay太嚴重,差點趕不上第三攤,還好計程車加交通順暢,順利在禁止入場前溜進新光二廳,氣喘吁吁加上沒看到片頭的開始觀賞台北電影節的入圍影片,春水堂出品的動畫電影「靠岸」。看完電影縮在一角聽完觀眾與導演的互動後,默默溜出戲院,沒跟在MSN上邀請我來看的阿任(電影執行導演之一)打招呼,因為心情很複雜,打了招呼不知道該說些甚麼,所以決定默默離去,好多年前我在春水堂待過一段時間,那時這部電影因為拿到輔導金 經濟部專案補助 還有中華電信入股春水堂等三大助力,電影開始籌拍,我因為先離職沒參與相關工作,但多年後看到電影完成,在戲院首度公開放映,心裡感覺有點複雜,有一些感想要說,但到底是以一個評論的角度來說,還是以一個知道幕後製作條件的角度來說,還是純粹以一個觀眾的角度來看,真是有點小混亂,想說些甚麼,又怕說出來有點傷感….
最近為了論文練筆,也看到一些台灣文創作品的盲點,但因為有些是認識的舊識,理智的部分和感性的部分常常會糾結在一起,想寫又擔心寫的太白傷人,不白又不如不寫,看來筆真的不好練,寫熟悉領域的評論,因為了解產業知道問題在哪裡,但情感上又下不了重手,或許從「靠岸」試試,想清楚了再寫。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