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7月9日 星期四

帶我去遠方

帶我去遠方官網
今晚又到台北電影節看朋友導的新片,朋友的第一部商業劇情片,發現要談朋友的電影真的不容易,所以不談電影本身,談談周邊。
今天幾乎滿座,會後討論也多半圍繞演員,還有一些觀眾拿著相機拍照,看起來比較有商業的潛力。結束後上前跟導演打招呼,發現她的手很冰涼,不知是冷氣太強還是太緊張。台灣辦影展不太會造勢,導演 演員在光線很差的戲院裡回答問題,感覺就是一個廉價,就是要往不商業走,電影是製造明星的產業,在台北參加影展,電影從業人員看起來跟你我沒甚麼不同,大家都是路人甲乙丙,那還有甚麼搞頭呢?
google了一下片名,還好首兩頁都是電影相關,還有一些討論和觀後感想,比靠岸好多了。
應該是一年多前就聽導演說她要拍一部有關色盲女孩的故事,因為當年我是在紐約跟導演有比較多的互動,她在NYU唸電影,是個愛閱讀 感覺很城市的氣質女生,所以我腦袋裡想像的故事的發生,跟今天看了後有很大的差距,因為故事是發生在高雄的一個偏僻海港,電影也大量運用了許多台灣本土的元素和符號,反而感覺很吳念真(監製出品),不過故事一點都不吳念真,這就讓我產生了疑問?本土的元素是導演的創作土壤嗎?我必須承認過多的本土,對我就會產生距離感,因為那樣的時空和生活體驗我完全沒有,看完電影我最大的疑問就是這個,為什麼連新生代的導演都不願意處理擁有比較廣大共同生活經驗的大眾,為什麼故事不能發生在我們比較熟悉的時空,偏遠台灣鄉下的生活對現在大多數的年輕人,還有多少感覺存在呢?(電影要賣真的要靠年輕人)為什麼故事不能發生在我們一起經歷成長的城市呢?
看完的評語:覺得比冏男孩好看,但應該不會到海角七號,中間想像空間還真大,真鄉愿。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