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10月19日 星期日

乞丐

前兩天在忠孝敦化路口附近,看到兩個年輕乞丐街頭行乞,給我內心很大的衝擊,一個彈吉他街頭賣藝不能算單純的乞丐,好像媒體也報導過,另外一個垂頭坐在騎樓下,放了一頂棒球帽接受施捨,旁邊還有一本筆記本寫著他行乞的由來?因為我的內心衝擊有點大,沒有趨近去看寫了甚麼,匆匆一瞥帽子裡的成果似乎很差,昨晚跟朋友聊到這個經驗,對於這個看起來就像一個大學生的年輕乞討者,到底是單一的特例,還是經濟蕭條下將來可能會增加的現象,作了一些討論,我剖析對自我的衝擊很大,主要是這樣年輕又四體俱全的乞丐經驗,我只會在歐洲的大城市看到,看到他們也沒有太特殊的感受,最多對他們帶在身邊的寵物(主要是狗)寄予關懷,所以多少也會慷慨解囊,感覺就像一件街頭交易的行為,乞丐利用寵物換得一些收入,我也非常明瞭這樣的捐獻沒有太大意義,但就是沒辦法拒絕狗狗的感情收買,所以對這些歐洲年輕乞丐不會有太多的感覺。但看到台北東區街頭的年輕乞丐感覺就很不一樣,一來沒有預期有點震撼,分析內心感受是震撼而不是壓力,以前在台北街頭看到的乞丐多半都是肢體殘障,感受是憐憫和不忍還有想要快快離去的壓力,但這個年輕乞丐帶來的卻是衝擊,看到他心中浮現許多問題,除了乞討沒有別的辦法了嗎?經濟不景氣連打零工的機會都找不到了嗎?是怎麼樣的情況讓一個年輕人作了這樣的選擇?跟朋友討論到最後,推論說不定就是因為他跟我有一樣的歐洲考察經驗,所以選擇了這個方式,雖然有點開玩笑,但搞不好是最接近事實的原因。下回在東區街頭再看到他,我會看看他的陳述,說不定聊上兩句探詢背後的故事,上回真的衝擊有點大,只想快步離去,有點可惜。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