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10月20日 星期一

偏執養生?有感而發

這次在台東和農場主人幾次的聊天,突然覺得自己的養生有點偏執,隨口說出:「難道養生是要養出一個完美的身體然後送進棺材嗎?」說完農場主人和有趣的二兒子都覺得這個想法很特別。
初開始養生,是因為身體出了狀況,力不從心,等到身體機能與不舒適的症狀大致解除後,養生彷彿成了一個功課或儀式,不是說不好,但彷彿有點過份偏執,每天努力的早睡早起 喝果汁 作瑜珈 金剛跪(農場主人笑說我是早晚罰自己跪),聽這個見證,說那個功效,追求白髮轉黑,返老還童嗎?人本來就會隨著年齡增長而老化,養生不能也不會讓時光倒流,過度偏執的養生,彷彿要找回自己記憶中的身體機能與狀態?
我的養生有越來越偏執的感覺,其實養生應該也要游刃有餘,不能搞到自己每天按表操課有壓力,更要花一點時間和精神仔細體會自己身體老化的速度和狀態,學習接受與適應,學習放鬆和偷懶,學習過一個讓現在身體能夠承受的生活,這樣的養生或許才真的健康。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