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10月19日 星期日

在台東鋤草




在台東清淨母語農場待了三天,今天中午要離去,下回再來起碼要住兩個月,真的感受和體會完全自然的農耕與生活方式,昨天下午體驗農耕生活去鋤草,蹲了一個多小時也只鋤了一排草,或許因為鋤草姿勢壓迫到腸胃,後來因為一直打嗝、胃脹氣而停工,但還是有點成就感。清淨的農地完全不用化學農藥與肥料,也不用任何基因、生長激素的方法,比所謂的有機更善待大地,有機基本上還是大量耕種單一農作,也會運用生物抑制的方法譬如天敵,基本上還是違反自然,肥料來源來自蒐集也不清楚內容是否會傷害土地。清淨農法接近雜種,肥料完全由農場採收農作後的殘株剩穗、和加工農作時產生的果皮殘渣等堆肥製作,當然還有我鋤的雜草,其他農地都是用除草劑,一種強烈生長激素,雜草在很短的時間內(兩三天)完成生命循環而枯死,然後一把火燒盡,整理農地如此快速簡便,幾乎是台灣所有農地的作法,可是這樣做,除了除草劑本身的污染,死亡的農地不只是雜草還有賴以維生的小動物和土壤內的有機物,惡性循環下就要灑更多的化學肥料。清淨不用除草劑,只能人工清除過高的雜草(會影響農作生產的高度或某些關鍵生長期時),其他時間就讓農作與雜草共生,農地經過多年的休養生息,幾乎都是一個個精彩的生態循環小圈圈,聽理論時只是很感佩,自己親身體驗去鋤草時,才知道主人堅持的不容易,看到遠方枯黃一片用除草劑的農地,想像那是一個多麼輕鬆又快速解決問題的方法,就放在眼前引誘,而你得拒絕誘惑堅持拿著鐮刀,繼續蹲著苦幹一個多小時,也只鋤掉很小一塊面積的雜草,我都感覺快要經不起便利的誘惑,可見主人能夠堅持真的不容易。雖然只工作一個多小時,斗笠、面襟、雨鞋、長袖衫、手套全副武裝,還是難逃被蚊子攻擊,全身汗水狼狽不堪,等到沖洗完休息夠,坐在飯桌享用這樣農法收穫的成果,才真正體會粒粒皆辛苦的真實涵義。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