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5月17日 星期六

電視別史 名嘴 註釋(初稿)

「名嘴」作為一個職業別,通常是一份兼職的副業,所以身為「名嘴」者多半都有一份正職,民代、記者[1]、學者、社會運動者、廣播政論節目主持人[2]是政論節目名嘴中最常見的正職,至於一般娛樂節目或談話節目中的名嘴,他們的正職就更廣泛了,本文聚焦在較狹義的「政論型名嘴」。

「名嘴」這份兼差採時薪制,論小時計酬,因為政論節目的長度通常都是一個小時,或一個小時的倍數,目前市場行情名嘴一個小時的酬勞約30005000元,至於上一般新聞時段訪問的酬勞大約都是3000元,因為新聞現場訪問很少作滿一個小時,3000元等於是專程跑一趟攝影棚錄影最起碼的車馬補助,除非也是政論節目的型態,如中天新聞台「選戰星光大道」這類因為選舉而開的階段任務型政論節目,那就會依照政論節目的習慣發放酬勞,除了少數走高價策略的名嘴,如李敖、陳文茜等會主動開高於市場行情的價格外,一般的名嘴行情大致如此,李敖不只開高價,還限定單獨受訪,絕對不跟其他名嘴同台較勁,陳文茜除非是好友如趙少康等級主持人的邀請,或擔任非政論節目的特別來賓外,雖然價高其實也是有行無市,主要的原因是自己擔任主持人,總不能輕易到別人的節目裡去當個兼差的「名嘴」吧!這種情況也可在其他已經成為主持人等級的名嘴身上看到,以免有自貶身價、降低行情之虞。

名嘴既然是份工作,當然有應該遵守的職業道德:

一、名嘴最忌諱「自己打自己」,台灣的政論節目有現場直播與錄影播出兩種形式,現場直播考慮新聞更即時更update還可以接call in電話增加觀眾參與,錄影節目製作口白字幕,希望提供觀眾更好的觀影效果,名嘴如果接通告前沒問清楚,是有可能同時接了兩個同時段對打的政論節目,一個直播一個錄影或兩個都是錄影都有可能,這是最犯忌諱、最沒有職業道德的行為,也因為大多數的名嘴都知道這個業界禁忌,觀眾不太容易看到同一時間同一名嘴橫跨兩台的現象,倒是重大新聞事件發生或選舉開票日時,會看到名嘴輪流轉台的奇特現象,反正中天、三立、年代都是內湖鄰居,東森、TVBS相距也不遠,跑通告不用十分鐘就可以甲台到乙台,名嘴轉台的奇觀也就不那麼稀奇了。

二、要嚴守立場,通常政論節目基於節目的可看度,都希望在挑選名嘴時考慮正反意見或黨派人數有一定的平衡,節目執行製作錄影前會先跟名嘴溝通要發表的內容,身為名嘴預先溝通好的立場,除非製作單位希望調整,否則一定要一以貫之,要讓觀眾能清楚分辨出名嘴的立場非常重要,否則辯不成辯(簡單的說就是正反不明、好人壞人[3]分不清),這在沒有明顯黨派分別的非民代名嘴中更重要,台灣觀眾長期收看政論節目,名嘴無須表明立場透過長期言論累積,偏藍偏綠大家心中都有一把尺[4]

三、要力求工作表現,這是所有工作都該具備的職業道德,所以這項要求就要特別針對名嘴這份工作的特性來界定,名嘴在電視這個媒體上曝光,這是一個講求視覺和聽覺效果的表演舞台,當然話要說得深入淺出,幽默也可、激昂也好,喜歡語帶諷刺、或是罵聲連連都好,重要的是要找到自己的獨特性與不可取代性,製作單位在考慮邀請名嘴來賓時,最主要的思考就是搭配,誰配誰會有化學變化,就跟找八點檔或偶像劇男女主角一樣,一定希望是要能互補並激發最好的表現效果,所以聰明的「名嘴」,在看看前後左右各台跟自己競爭的名嘴表現後,應儘速清楚找到自己的市場定位,才能在競爭激烈的「名嘴」市場中屹立不搖。

雖然有些玩笑論「名嘴」,但我完全沒有要貶抑這些名嘴的意思,只是常常看到學術單位或一些仁人志士,對台灣的政論節目輕率的下了「亂政」或「名嘴亂國」的結論,個人覺得是不可承受之重,電視這個媒體本來就淺薄,與其批評這些節目或名嘴,不如看清他們的本質,不過就是一種節目或表演的類型罷了,看清楚名嘴就是一種表演方式、一項演藝兼職,也許就能夠走出「名嘴」迷思,教育觀眾不要太沈迷名嘴偶像也就夠了,其實不用太為台灣「名嘴治國」的現象過度憂心。

(附註可考慮將台灣政論節目製表,分項包括電視台、節目名稱、主持人、時段、大致形容節目內容與形式。)



[1] 記者兼職名嘴特別之處在於不論是現職記者或前記者,兼職名嘴通常通稱為「媒體人」,有時名嘴作久了,新聞也不跑了,就專職作個跑通告的名嘴,但頭銜還是不變,仍然以記者或資深媒體人的身份論政。

[2]從「兼職」名嘴做到「專職」名嘴甚至晉升節目主持人,表現好的兼職名嘴,通常會被常上節目的製作單位用各種方法留在節目裡,包括動之以情或調高出席費用,務求肥水不落外人田,專職名嘴做久了,名嘴自己都會有捨我其誰之感,覺得主持人的工作也沒有多困難,這時如果電視公司邀請,說不定就更上一層樓,當起節目主持人了,更常有的機會就是廣播電台會先邀請擔任主持人,電視公司參考這些名嘴在廣播電台的表現,也就更能判斷哪些名嘴具備升格的能力。

[3] 這裡的好人壞人不是說名嘴有好壞之分,而是在偏綠的節目裡,藍的立場相對是壞的,如果用看戲的心裡來分析,看美國拍的電影,伊拉克當然是壞蛋,反之亦然,這也是後來政論節目都會越來越不中立的一項原因,誰願意老是在別人的地盤上扮演壞蛋啊!

[4] 至於每次遇到總統級的選舉,常有名嘴棄藍投綠或反之,上節目時就更要立場鮮明,讓觀眾迅速調整,否則演出效果就會大打折扣,影響節目事小,影響觀眾的判斷與收視權益事大。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