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月24日 星期日

「總統,你不知道這世界上有一種東西叫錄音筆嗎???」

這個標題是我和朋友在msn閒聊時,談論今天馬總統遠赴花蓮,探訪他的鐵桿粉絲王媽媽及其友人的新聞時,共同的疑惑,總統不只是見賢達耆老 專業人士 閣員 陳情人士,愛記筆記,連見粉絲這種應該是「情感水乳交流」的時刻,都只能用勤記筆記來表現自己,我終於恍然大悟,為什麼我們的總統會治國無力了。

這事兒有幾個層面可以探討,第一個是馬英九記筆記這個行為,除了我們在求學時,非常用功而且多半是死讀書的同學會有這個習慣外,另外一種就是在筆記本上亂塗鴉,只是為了逃避老師眼光掃射的一種偽裝的行為,如果總統是後者個人感覺國家還有希望,如果是前者,天啊!那不就是那種考試雖然拿第一,但不知現實人生的呆頭鵝嗎?想想你以前的同學裡,這種同學連班長都做不好,除了考第一外,還會幹嘛呢?

延續標題,朋友提出的疑問,如果我是馬總統,我會聘四名22k專案的大學畢業生,每人配備MP3或錄音筆外加一台小筆電 ,只做一件事,錄音總統所有聆聽他人建議的行程,然後聽打整理成有條理的備忘,隨時可供總統調閱查詢,而且拜關鍵字搜尋,總統只要記得關鍵字詞,立刻就能找到記錄,四個22K輪流排班,google文件線上分享,加上硬體,一個月十萬元預算搞定,但對於我國的國家治理效能,想必能有更高效率的提升,我想任何希望中華民國還能持續進步 面對國際競爭的國人都不能 也不會反對這項預算的編列。

朋友又說:如果她是王媽媽,她會對總統「喝斥」:Listen to me!!! Don't take notes.我覺得很不受尊重.....(保留原文,王媽媽當然不會落英文啦!)這就是第二個層面,通常羞於人際接觸的人,都要找點其他事做做,以規避跟人做眼神直接誠摯的接觸,轉筆 找分岔頭髮 撕紙頭等等都是常見的行為, 勤做筆記也是個很好的偽裝,通常你跟老闆開會,怕老闆突然直視你,記筆記是最好的方式,老闆抽問時,看著塗鴉的筆記也比對著老闆炯炯眼神好,比較能編出答案不是嗎?問題是,馬總統應該是眼光最懾人的人上人了,卻表現得像一個不敢直視粉絲的害羞男孩,我們到底是選出了一個什麼樣的總統啊!

馬總統看到王媽媽的兒子的部落格一篇「我媽說,對馬英九沒感覺了。」從此一直放在心上,所以有了今天花蓮的行程,遠赴東部探訪粉絲挽回她們的信心,是新聞媒體報導這篇政治花邊新聞的角度,馬總統對粉絲流失的信心,居然如此掛心,又讓我為國家大計開始擔心,如果這次的行為是幕僚的設計或建議,我只能說這個幕僚是個笨蛋,如果這真是馬總統的自主行為與意願,我會說難道我們的總統是白痴嗎?不是自己的選季,搞這種行程,國家是沒正事了嗎?就算今天是週日我都寧可總統你在家閉門休息,有個正常的好精神明天好認真上班幹正事。我不是政治幕僚,但我跟過許多有魄力的老闆,斤斤計較粉絲的感情,卻不檢討決策的失敗或執行的過失,這樣的老闆我一個都沒遇見過,我還與許多大牌藝人合作過,精進他們個人的演出才是討好粉絲的終極之道,如果表演一直有進步 有魅力,他們甚至不用討好粉絲,繼續保持神祕才有更高的價值,看到馬總統拜訪粉絲,王媽媽的兒子說了一句:裴勇俊 劉德華和馬總統是王媽媽心目中最重要的三個偶像,劉德華的粉絲不乖,劉德華是會開罵的,馬總統你怎麼會淪落到要去「挽回」粉絲的心,如果你做好總統分內的工作,我願意立正站好,好好聽你的訓示,你不去想該做的事,卻只想還能挽回多少粉絲的心,讓我不禁感覺,或許劉德華來做總統,可能都會做得比你更好。

所以,馬總統:拜託不要再記筆記了,就從這裡開始吧,做點總統該做的事,或者說做點重要的事吧。

補充:馬總統挽回王媽媽們的心以後,是不是失去其他更多對總統治國的信心呢?或者其他的信心反正喚不回,就只好回頭騙騙王媽媽們的心呢?可能要好好算算。

再補充:因為我認識王媽媽的兒子,最近很多人問我對這個事件的看法,因為不想向本人求證,所以一貫以推測回答,我推測是總統引用太多「我的小革命」,又到生態綠作客,又捐錢給書中的單位(其中苦勞網婉拒捐款),好像太獨厚中時(時報出版雖沒賣給旺旺,但舊情還在),所以一定要在聯合報系平衡作秀一下,王媽媽的故事太符合需要,於是一拍即合演出一場挽回妳的心的感人大戲,至於誰先出的主意,總統幕僚 聯合報 還是王媽媽的好兒子,下回碰到本人再求證,或是請問我的朋友自己找本人求證好囉。

再再補充:歐巴馬在非個人選季裡會作的事 http://mashable.com/2010/01/26/obama-questions-youtube/

再再再補充:朋友說:「五年前證嚴法師身邊就有24小時的秘書,帶著筆電、錄音筆,就像記起居注一樣,我們的總統太不e。」順便幫朋友宣傳,證嚴法師的著作與論述,朋友有特別提供自己開發的搜尋引擎,讓他的檔案管理非常先進,而證嚴會用,是因為他師父印順法師的光碟先用,徒弟看到好用,指名找我好朋友yap幫忙,我想說的是,總統到底藉由什麼樣的管道在接觸新科技 新資訊,如果今天的總統還不如五年前的證嚴,下回總統見到法師,不如請益管理和資訊好了,佛法就更別提了。

再再再再補充:
大主筆王健壯在中時時論廣場發表一篇「馬英九要丟掉他那本筆記本」,部分觀點跟小部落客相同,特別補充沾光一下,因為中時幾天後搜尋連結就會消失,所以把部分內文轉貼於下,僭越處還望大主筆海涵。


『馬英九總統有兩個習慣,也許他自認都是好習慣,但卻必須改掉。
     第一個是他愛記筆記的習慣。每次祇要他主持會議,或者向別人「請教」時,馬英九都會拿出一本筆記本,邊聽邊記,前幾天連他去花蓮看婆婆媽媽級的馬迷時,都是如此。
     他這個習慣究竟從何時開始養成,不得而知;但為什麼會如此?原因不外乎:其一,他為了表示對別人尊重;其二,他為了留下紀錄,就像有人每天要寫日記一樣;其三,他的記性不好,必須要用文字寫下來,否則「過耳即忘」。
     當然,也有人說他記筆記是假的,祇要他聽到不喜歡的意見,就故意低頭在筆記本上亂寫幾個字,目的是轉移焦點;就像吳大猷當年到立法院備詢時,就常常在紙上塗鴉排遣無聊一樣。
     但跟馬英九開過會,坐在他旁邊偷瞄過他筆記本的人都知道,他記筆記是真的,既非轉移焦點,也不是排遣無聊;但不管原因是什麼,問題是:這個習慣有必要保留嗎?
     如果要表示對別人尊重,專心傾聽別人講話即可;要留下紀錄,請秘書代勞也一樣,或許還能記得更詳細,何需「御筆」親為?
     更何況,當他向別人請教時,目的是傾聽,並不是紀錄;而且邊聽邊記,偶爾還要即時回應,耳腦手嘴一定不可能同時連線,其結果必然是顧此而失彼,反而讓傾聽與請教的效果大打折扣。
     有人開玩笑說,馬英九在讀書時,一定是那種勤做也詳做筆記的好學生,筆記記得好,考試也考得好。但要當好學生也許可以如此,要當好總統卻不必依樣畫葫蘆;全世界有哪個好總統是靠記筆記治國或者治國有成的?即使是馬英九的role model蔣經國也不是這樣,有誰看過蔣經國找人到府內晤談,或者下鄉與民眾閒聊時,桌上或膝上還擺了一本筆記本這樣的畫面?』

最後一次補充(發誓):
因為心有所感 不吐不快,在這最後一次補充我要踢爆 蘋果日報(不能總是他們踢爆別人)。
寫這篇主文時,有三個朋友說:「投蘋果啊」,我回答:「我發誓終生不再投稿蘋論(蘋果日報論壇)」,在此揭露原因,以前我投稿蘋果幾乎百發百中,記得只有一篇被退稿,個人覺得是因為我故意測試蘋果的寬容底線(因為有暗批肥佬黎),但最後投稿蘋果的兩篇,主編回信說已經錄用,但遲遲不登,最後拖過時效,也沒辦法另投,兩篇的承諾共八千元的稿費,就這樣被精神上侵吞,這是編輯台非常惡劣的行為,我都有保留回信留存證據,我個人判斷是,他們超額錄用以防投稿者另投,最後以名聲較大(文章較枯燥)的稿優先(這完全是情緒發言,但大家不覺得蘋論的稿越來越無聊嗎?我覺得是可受公評的。)而且我相信受害的人一定不只我一個,考慮應該在臉書組一個「蘋論投稿受害作者追討稿費聯盟粉絲團」,說不定會成為熱門社群,揭露此事,一來是昭告朋友不用再建議我投稿蘋果,二來蘋果惡劣行徑應該被揭露 並被訕笑,我相信這種對待來稿的態度,只會讓那個版面越搞越爛,以上是我的祝福。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