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月5日 星期二

電視別史 虎年話虎(初稿)

號稱拆夥十八年的小虎隊,將在虎年來臨前的央視春晚合體,虎年當然要話虎,央視讓小虎隊重現江湖,一是應景,二是讓大家重溫舊夢,這是典型的電視企劃第一邏輯思考,沒多大學問但就是有效,有效能引起話題 吸引注意,讓觀眾期待合體表演的到來,但台灣眾多媒體早就打著想讓他們合體的主意,為什麼還是獎落央視,這就只能哀嘆市場的現實囉。

因為二十多年前曾經是這個團體巡迴全省辦演唱會的執行工作人員,被兩個新聞媒體徵詢過是不是能說說他們當年的盛況,一來是不想掠美(真正該找的是他們的經紀人苗秀麗或張小燕),二來對最近新聞台製作許多懷舊娛樂專題找的受訪者,還真是覺得只要冠上個資深媒體人或影劇記者,就好像都能說上幾句, 不想自己也變成其中的一個「名嘴」,通常都是婉拒。新聞專題的主題人物如果還在人世,沒找到本人的專題製作,我基本上都是覺得沒有特別一提的價值,其他受訪者如果不是由本人開出來的名單,基本上也沒有接受訪問或當真的價值,就當是一個茶餘飯後的娛樂消遣即可。 以小虎隊來說,說不動小虎隊本人 苗姐或小燕姐接受訪問,基本上對小虎隊當年都是一個極度失真 沒多大意義的報導,而說得動他們的節目或報導,也只會有一個,第二個就不再重要了,如果你是他們五個,會把第一次給誰呢?最大的公約就不言可喻了。

既然如此,又為什麼要在部落格話當年虎呢?因為第一次已經定了,現在作的所有行動,都是幫助這個第一次更有價值的隨眾行為,不是掠美而是添花,錦上添花也是表示自己對他們合體的一種期待,而且這種行為要趁熱,要在央視春晚節目前或播出後很短時間內儘快為之。還有,內容不會涉及這三隻小虎的隱私,也不會對他們個人有任何評論,就只是單純回憶當年個人參與工作的一些記錄

以上雖然看起來有點廢話連篇,但其實就是演藝圈細微隱晦的遊戲規則,提供有興趣的朋友參考。

言歸正傳:
搜尋找到下面這支影片,連自己看了都覺得墜入時光隧道。



影片開始的場面,是當年「逍遙 貨櫃 小虎隊」全省二十場巡迴演唱會,唯一一場在晚上舉行的,地點是士林廢河道停車場,是二十場巡迴的終點,我當時和小虎隊的音樂製作人陳秀男都在舞台正前方的主控台,監控演唱會的節目順利進行。

逍遙是一首歌,小虎的個人專輯同名主打歌「逍遙遊」,也是一台機車的型號,忘了是光陽還是三陽,企劃的廣告公司是華威葛瑞還是李奧貝納也記不清了(學妹來函更正:三陽機車/華威葛瑞,萬分感激。),機車商贊助了這場巡迴演唱會,置入專輯抬頭與活動內容,巡迴全省也是與機車經銷商行銷新型機車作活動結合,除了台北的一場,其他十九場跑遍全省各大縣市,選擇公立大型運動場或空地,利用白天是為了節省製作的規模與經費(起碼少了燈光),全省各在地經銷商解決場地問題後,巡迴在很短的時間內從企劃到執行非常順利的完成。

貨櫃,當時國外非常流行改裝貨櫃車做巡迴演出的活動舞台,但一來國外的貨櫃改裝是非常專業的車體改裝,一個車體叫價數百上千萬(電動開閤 附加音響 燈光配置等等),進口耗資太高 且要通過專案進口審查時間上也不可能,國內打造也找不到能承包的廠商,於是,一個組合 野台 台灣式的貨櫃舞台,就在解決問題的首要目的下湊合產生出來,也算是一種創意吧!一個記得叫價約十萬台幣的空貨櫃,加上外漆演唱會LOGO圖樣,內部改裝為更衣隔間,還加掛一般家用的冷氣機,車頂開個洞作為小虎隊出場的噱頭,舞台公司一台貨車載著鷹架和數塊六呎平台和從車頂滑下來的溜滑梯道具,一台貨車載著發電機和音響設備,每到一地,約一個小時,舞台組合完成,經銷商把展示機車放上舞台一角,巡迴演唱就這樣開始了。

幾件難忘的事:
二十場都是好天氣,沒碰到一場有風雨,戶外最怕天公不作美,小虎隊當年也許太紅,每場觀眾幾乎都以萬計,或許歌迷念力太強,記得只有一場好像是屏東,開演前還是滿天烏雲,一開始就撥雲見日 陽光灑滿地。

彰化驚魂退場,彰化的場地背靠八卦山,演出中間就有不明物體從後山向舞台丟擲,可能是當地的不良份子滋事,後來雖然順利結束演出,但場面因有人滋事有些混亂,以往我們都是將歌手先以廂型車撤出,再慢慢拆卸舞台,當時因為安全考量,全體人員全部不離開貨櫃直接撤離,演出時貨櫃車頭因為整體美觀和方便撤離,都是直接吊掛貨櫃車身,只要拆掉線路可以立刻上路,貨櫃車體大又全包覆,對我們來說比較安全,但悶在車裡,沒電沒冷氣避震也差,加上外面敲打車體發出的聲響,還是多少讓人感到不安,尤其自己又是現場要負全責的人,壓力還是不小,這也是一般舉行大型活動,最要小心的部分,就是安全至上,每次看到某些活動發生意外,就會想到自己的經歷,事前的完善規劃 事情進行過程中的果決判斷和運氣,都是缺一不可的,我很慶幸自己多年從事節目製作,不論棚內棚外 大場小場,都沒有發生重大的意外,除了自己小心,也感謝老天的厚愛。

根據影片裡字幕的記錄,這場巡迴演唱會是於1989年 5/6-6/16 將近一個半月裡的一場難忘的巡迴演出活動。



同年的4/8,全省巡迴演唱會前,製作公司幫小虎隊在國父紀念館舉辦了一場馬拉松簽名會,這是一場極成功也極失敗的活動,成功之處在當天國父紀念館擠滿了人,據警方估計約有近三萬人,失敗之處在因為避免秩序失控,簽名還沒開始就結束,三隻小虎幾乎是一趕到現場就撤退,一個名也沒簽到,補救之道是在巡會演唱會後在室內的場地重新舉辦簽名會,影片中都有記錄。

因為簽名會聚集粉絲(當年都叫歌迷,粉絲是近幾年直接從英文音譯而來)的成果太超乎預期,也讓我們後來執行所有聚眾活動都非常小心,也算記取教訓 因禍得福。

但當年除了超過估計的大量歌迷外,真正沒圓滿辦好簽名會有個很根本的原因,不是推卸責任 算是揭密,在哪個媒體沒有互揭瘡疤 興風作浪的年代,因為大家以和為貴 不找藉口 不推諉過錯,失敗了就自己承擔,把責任推給別人反而會讓社會大眾唾棄,於是製作公司一肩扛起所有責任,唉!那真是個美好的年代啊!懷舊完畢,要揭的密是:當年的國父紀念館廣場對外租借,有個規定是不許搭高台 不能使用揚聲系統(音響喇叭等),我想主因是他們以前租借出去辦的活動,應該都是屬於戶外休閒 規模不大的活動,不搭高台是避免施工影響其他市民活動,不許擴音揚聲是避免噪音,但這兩個不許,讓當時的簽名活動幾乎無法控制現場,雖然歌迷都很「重榮譽 守秩序」(小虎隊當年的口號),但數萬人擠在一個平面空間,沒有高點 沒有指令可以控制人群,現在想來沒出任何意外還真是萬幸,只是踩壞了一些花圃 賠錢了事。後來許多大型政治或社運活動使用國父紀念館廣場,就不再有這些禁忌,合理推論可能是從小虎隊簽名會得到的教訓。

我當時任職開麗傳播,擔任的是「青春爭霸戰」(後轉台製播更名 TV新秀爭霸戰:主持人曹蘭 湯志偉,小虎隊 憂歡派對 紅孩兒 等偶像團體,宋少卿 劉爾金 黃子佼 卜學亮都是從這個節目選秀出身,算是台灣最早期有計劃的選秀節目,遠在超級星光大道前,就製造出不少的星光來)的執行製作人,製作貨櫃演唱會,支援拍攝簽名會,都是以節目製作的幕後工作參與,不像經紀人或藝人宣傳那麼接近歌手,所以也僅就我有實際參與的部份說說當年的一些趣事。

回憶完,想談談「偶像團體」,這個亞洲獨有 日本最具產業規模與最專業的製造流程(有興趣的人可以好好研究傑尼斯),台灣最擅複製與再加工的本土經驗,而近些年來 韓國有青出於藍 擴大市場規模(包括團體人數規模) 後來居上的特殊產業現象。西方尤其是歐美,很少有這種團體式 大半都是男性青少年組合 以外型 舞蹈優先於歌聲特質的歌手團體組合,是亞洲從眾民族性與歐美重個人主義的具體呈現嗎?非常有趣!

幾個有關「偶像」的觀察:
前兩年代言觀光局活動,在台大體育館舉辦日韓粉絲歌友會的F4,我當時在現場執行網路直播,特別趁未進場前走一圈觀察這些粉絲,不誇張,近五千個幾乎都是中年的阿姨(當然可能年輕辣妹沒錢來台朝聖),但比例也未免太高了,可見撐起日韓偶像市場,絕對不能忽視有經濟實力的中年熟女,對照日本偶像劇,時不時就要來齣姊弟戀,而且是女強男弱 甚至弱到寵物化的地步,就完全可以理解這是市場導向的必然。台灣相較起來,經營偶像團體就比較過度討好年輕粉絲,沒有多花點精神經營阿姨的族群,或許還有市場開發的空間,值得大家思考。

偶像們,請珍惜相處的有限時光,因為分手是遲早要走的路,偶像團體一定是湊出來的,組合在某一個想像之下,也許剛開始大家實力接近,但一旦放到市場上檢驗,高下會被粉絲雪亮的眼睛區分出來,比較紅的很難做好人,比較被忽視的很難做人,於是摩擦 猜忌都會慢慢產生,在損害集體利益前,或不足以提供表現最佳者應得的回報時,分手的傳聞就會自然產生,而也幾乎無法避免會走上分手之路。說到這裡,又不免推崇一下傑尼斯,雖然是組合 有點違反自然,但日本人就是有辦法延緩偶像分手的腳步,組合的時候就考慮差異化 推廣的時候除了集體行動也致力個別發展,讓偶像相互間的比較從高下轉化為差異,這點又比台灣 韓國高明一些,值得細細品嚐比較。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