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12月19日 星期六

拳不到肉是不會痛的

如果攻擊不打算成功,不企圖克敵致勝,只圖個自爽,久而久之,就會連「爽」都食之無味 棄之可惜。

最近在整理一些文字,有關我過去工作的紀錄與感觸,下筆非常謹慎,就算有十分的事實,也常只披露部分,因為是事實,所以一旦與相關連者的記憶認知有差距,恐怕會傷到人,所以寧可選擇謹慎保守,在這段整理文字的過程中有個很深的體會:

如果不曾真正接近權力的核心,接近事實的真相,遙遠的批評力量是非常薄弱的,只不過是雲淡風輕的隔靴搔癢,想要有效攻擊,如果拳不到肉是白費力氣的。

這就衍生了批評者的目的到底是什麼?是要改變現狀,還是只要發發牢騷。

如果是前者,老謀深算是必修的學分,上者是自己掌握權力,下者是接近權力 進而影響權力,但這個過程中,人很容易迷失,讓一個理想主義跌入現實幾乎是所有人的宿命,所以選擇這條路而最後能把持住的,可謂真正值得敬佩與尊敬之人。

如果是後者,其實愛幹嘛就幹嘛,因為真正在乎你的牢騷的人,就都是你的朋友罷了,你的朋友當然不好意思說你無聊,你的敵人根本無視你的存在,於是這樣的批評就是不夠力,即使用上最惡毒 最強烈 最反諷 或最有創意的文字手段,最終看起來還是不痛不癢。

投射到現在的媒體發言,不論是大眾還是小眾,有力的批評幾乎越來越珍貴,因為沒有重點,因為不知道權力真正的痛腳在哪裡,所以只好淪落到亂罵,也因為流彈實在太多,真正有權力的人更是會一概不理,充耳不聞,因為回應才會暴露弱點,聰明的人絕不會自曝其短,至於愚笨的人打起來也沒什麼快感。

於是,要做一個 一擊中的 的拳擊手?還是碎碎念的批評八婆,就會引導一個人對未來努力的選擇,無分好壞,只是選擇。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