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12月15日 星期二

電視別史 政媒關係

以TVBS為例,從政媒關係之經營看邱復生與李濤的不同
2005年間,因為TVBS頻道政論節目「2100全民開講」,揭發並持續報導高雄捷運弊案相關內容,對該年底三合一選舉執政民進黨的選情造成極大的衝擊,引發行政院新聞局以TVBS 100%外資的股權結構,涉嫌違反衛星廣播電視法第十條,對TVBS祭出百萬罰款的行政處分。新聞局和TVBS之間為了高捷弊案和外資事件所展開的媒體攻防,雙方各有所本,看得全國閱聽人血脈賁張,劇情每天有新的發展,政論節目主持人互相挑釁,彷彿成了一齣「台灣政壇龍捲風」的媒體大戲。我有幸曾在TVBS服務多年,因為對內部作業的瞭解,也在TVBS從「本土」走向「外資」的過程中,有一些第一手的觀察經驗,所以為文提供一個另類的觀點。這篇文章沒有要對新聞局與TVBS之間的外資爭議或箝制新聞自由與否的問題提出探討,事實上,還盡可能將媒體或經營者本身,是否因不同的政治立場傾向而影響媒體經營的因素完全排除,單純就一個觀察角度,試圖化繁為簡,來觀察TVBS外資事件之所以會發生的原因。
1993年9月28日正式在台灣播出的TVBS頻道,是由香港TVB電視集團所屬的TVB International與台灣年代影視股份有限公司,以7:3的持股比例共同投資的衛星電視台,加上1994年9月12日開播的TVBS-G娛樂頻道 (現更名為TVBS歡樂台),1995年10月2日開播的TVBS-N新聞頻道 (現更名為TVBS新聞台),家族在台灣的有線頻道裡共有3個衛星頻道,開台以來就是由年代董事長邱復生擔任TVBS的董事長,實際負責TVBS的經營管理,直到2005年初,邱復生將持股全部賣給TVB退出經營為止,這其間TVBS與朝野政黨之間,就算關係再緊張,都不曾有過衝突檯面化的紀錄,甚至還可以說與朝野政黨互動關係非常良好,邱復生離開TVBS不到一年,繼任的經營者總經理李濤,同時也是「2100全民開講」的節目主持人,卻與當時的執政黨陷入外資事件的爭議風暴。媒體經營者走馬換將,不同經營者與政府,尤其是執政高層之間關係的改變,是不是這個事件發生的重要原因呢?
邱復生時代TVBS的政媒關係
TVBS在邱復生擔任媒體經營者時的政媒關係,尤其是對政府高層的關係,都是由擔任董事長職務的邱復生全權主導,當時李濤雖然擔任總經理職務,實際只負責公司部分行政工作,他主要的工作是擔任「2100全民開講」的節目主持人,節目不論如何批評時政,邱復生號稱從不對主持人李濤施加任何壓力(起碼員工看不到也感受不到)。因為政府高層對邱復生有直接溝通的管道,TVBS新聞部或節目部能做相對應的平衡報導,所以政府高層一般都認為2100節目的批評是主持人的個人行為,不會將節目的論點視為TVBS頻道整體的意見。
TVBS自成立以來一直和執政最高當局維持良好的互動。(聯合晚報1995.6.6)李登輝總統將為TVBS形象廣告「配音」?TVBS…推出「大家愛台灣」形象廣告,其中一句「一步一腳印,大家愛台灣」的台詞,是李總統的聲音。邱復生與李登輝的結交,(民生報1995.12.4)最早的線索來自某次總統府記者會上,李總統的一句話「TVBS來了沒有?」...再加上李總統與邱復生經常「餐敘」與「球敘」的交情,都證明邱復生結交政府層峰的關係。邱復生透過和李總統之間的「球友」關係,爭取到李登輝總統為TVBS形象廣告「配音」,可以說是國家元首跟媒體經營者的特殊「交情」,邱復生身為李總統的民間好友,成為一個有總統級關係的媒體經營者,並經常透過和李總統之間的好交情,取得政府高層的獨家消息。
除了中央總統府,邱復生與當時擔任台北市長陳水扁之間的互動,由於中央是國民黨執政,邱復生在維持與中央良好的政媒關係外,還努力經營與反對黨首都市長的關係,(民生報1995.6.8)TVBS昨天在台北市政府舉行「走尋台北城」的試片會,台北市長陳水扁、市府新聞處長羅文嘉與TVBS董事長邱復生都出席參加。陳水扁市長為節目的片尾詞「台北沒遺失、只是怕你遺忘」作配音。羅文嘉表示,市府花了二百多萬元作了這個節目。(民生報1996.6.8)TVBS與台北市政府再度合作推出「走尋台北人」,台北市的大家長陳水扁,這次義不容辭的為「走尋台北人」拍預告。(民生報1997.6.8)台北市政府繼「走尋台北城」、「走尋台北人」節目後,今年度將再度推出「走尋台北之『台北一族』」。北市府除了編列預算請託TVBS製播北市形象廣告,陳水扁市長還親自配音並下海拍預告,以政治公關置入行銷與親自拍廣告這樣的行動,也可以看到當時邱復生與陳水扁市長之間交情的進展。
在邱復生領導下的TVBS與朝野政黨維持等距且互動良好的關係,歷次大選尤其是首長選舉,如1998北高市長選舉、2000年總統大選、2002北高市長選舉,都起碼盡量做到形式上的平衡報導,包括新聞的報導篇幅,造勢晚會轉播的場次與播出頻道和時段等等。擁有當時轉播造勢晚會最高收視率的成績,加上新聞頻道的影響力,邱復生以資源支配者的角色,面對爭取TVBS正面報導請託者角色的朝野高層,權力遊戲的兩手操作就更顯得高段。
邱復生也致力以媒體結交政治人物,例如:1996年與彭明敏搭檔參選正副總統失利的謝長廷,在後續宋七力事件纏身之下,邱復生仍然力挺,當年十月初於TVBS頻道推出謝長廷主持的「長廷問青天」節目,節目製播一年八個月,直到謝長廷決定參選高雄市長後結束。1999年5月20日TVBS成立關懷台灣文教基金會,聘請盧修一的遺孀陳郁秀擔任基金會董事。1999年3月28日陳文茜發表「和民進黨離婚」後(5月許信良退黨參選總統),同年9月邱復生在年代電視台(當時叫年代生活產經台)為陳文茜製播「財富新聞」。2001年底,立委賴士葆競選連任失敗,隔年七月邱復生在年代新聞台,為賴士葆開闢一個兩岸衛星連線的政論性節目:「兩岸財經論壇」。2003年10月到2004年總統大選結束前,邀請前北市府新聞處長金溥聰和前社會局長鄭村祺主持「數字向左走向右走」民調節目,同時間年代另一個MUCH電視台播出當時號稱「深綠」的「台灣心聲」節目,更凸顯邱復生遊走藍綠兩邊,廣泛結交政治人物的媒體經營策略,特別對暫時失意的政客伸出援手,更是讓不少政治人物點滴記心頭。邱復生擁有的TVBS 30%股份在2005年初出售前,是以年代影視股份有限公司法人持有,年代當時也擁有兩個電視台,與TVBS三個電視台並稱家族,廣告業務統一販售,資源共用,民進黨立法委員林忠正曾長期擔任年代副董事長,後來還升任董事長,邱復生升任集團總裁。邱復生以開節目或授與職務,對前景看好的政治人物做人情施惠,尤其對一時失意的政治人物雪中送炭,經營政媒關係的手法非常細膩周到,得到實質幫助的政治人物,沒有不思回報,就算日後不再合作,雙方還是會保持良好的互動,更因為與朝野等距交往,讓雙方努力爭取TVBS的支持都來不及,更遑論會批評TVBS報導不公。
李濤時代TVBS的政媒關係
2002年7月邱復生正式卸下TVBS董事長職務,成為單純持有30%股份的董事,直到2005年初,將持股賣給香港TVB,才完全退出TVBS的經營階層。邱復生正式卸下TVBS董事長職務後,李濤成為實位總經理(註),直接向香港董事會負責,除了節目部(主管娛樂性節目製作)、業務部、財務部與行政部直接由香港派駐台灣的主管負責外,新聞部、政論性節目與行銷企畫部(包括公司發言體系)均直接由李濤統領。李濤因為工作習慣,每天下午三、四點以後,就要「閉關」準備晚上的主持工作,週末也多半不參加任何交際應酬,所以TVBS從邱復生廣交各路藍綠人馬的時代,進入李濤時代,公司高層大幅減少和政治人物之間的互動。李濤處理TVBS與政府之間的關係,當然會選擇媒體最常自詡要扮演的「忠誠的反對黨」,依循媒體天職對執政者施政提出較嚴厲的批判與監督。
(註:2007年4月間,李濤因TVBS卷入黑道擁槍造假影帶事件而請辭總經理職,同年8/31 TVBS發布人事新聞﹐懸缺已久的總經理職缺由資深媒體人楊鳴接任。9/10日上任。)
邱復生淡出TVBS權力核心後,總經理李濤相對較少和政治人物打交道,出身自立報系的新聞部總監陳依玫實際負責督導新聞的製作外,也是頻道直接對相關執政高層聯繫的最主要窗口,2005年初,陳依玫轉任他職,由老三台出身的李四端執掌新聞部,曾主跑民進黨與總統府的資深記者葉毓君擔任頻道發言人,從此TVBS的政媒關係經營就大致落在這些人的身上。
2001年底年代在台灣成立東風電視台,從TVBS帶走一些人力與資源,邱復生和香港TVB之間的關係也進入另一個時期,邱復生和政治人物的互動,以製作節目的「人情」換取結交政治人物「交情」的作法,就漸漸從TVBS轉到年代電視台,2001.5.16的總統府音樂會還是TVBS與年代聯合製播,2002.12.25的總統府音樂會就由年代獨立製播了,2002.4.25在台科大舉辦的「阿扁總統與青年學子對談」。2004.5.19總統高雄就職晚會,2002年7月賴士葆的「兩岸財經論壇」,2003年10月金溥聰和鄭村祺的「數字向左走向右走」節目,就都是由年代電視製作播出,相對年代的積極,TVBS相對就減少許多這類型節目的製播。然而對外界,尤其是對政府高層來說,對TVBS與年代內部競合的家務事,因為不是非常的清楚,大多仍將兩個集團視為同一個家族,結交的對象也仍以邱復生為主,直到2005農曆年前,邱復生出脫持股,徹底脫離TVBS為止。邱復生離開沒有多久,TVBS新聞部總監陳依玫也被調離現職,TVBS原來靠邱復生維繫的政媒關係,從邱復生不擔任TVBS董事長後就漸漸轉淡,等他一走,TVBS不但沒有相對高度的職務負責人接續邱復生的工作,位階較高的新聞部總監也轉調,這對以往董事長直接面對的層級來說,可見得TVBS從邱復生時代過渡到李濤時代,媒體經營者與政府高層關係的轉變。
結論
對政府高層來說,以往和邱復生依「人情法則」互動的政媒關係,轉變成為李濤時代依據「媒體公正報導」互動的政媒關係,遇到高捷弊案這樣對政府形象有嚴重傷害的事件時,就算透過人情壓力或管道,也很難讓TVBS的負面批判報導的強度降低,以減少對政府高層的傷害,雙方的互動自然就陷入了某種困境。當TVBS選擇扮演忠實反對黨的批判角色,可是對政府高層來說,相較於以往與邱復生互動的時代特別會有TVBS不給「面子」的感覺,就更會對TVBS有報導不公平的感覺,既然恩怨不能私下解決,當然只好搬到枱面上正面宣戰,剛好TVBS有個鑽法律漏洞100%外資結構的瑕疵,不符合廣播電視法的相關規定,新聞局抓著這個100%外資的把柄,以百萬罰款,威脅停播、撤照等手段修理TVBS,也就不會意外了。
這樣的結論或許失之於太簡略,但政媒關係不同的經營理念,的確相當程度影響或主導了相關事件的發展,筆者試圖用一個比較理性的另類觀點,呈現出事件發展的必然結果,試圖找出不同於當時各方觀點對立互峙的情況,也提供一些有興趣深入研究的依據與參考。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