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12月2日 星期三

我想我是老了 也累了

昨天碰到師父(我真正口頭會承認是師父的只有一個,像我這樣對文字的精準度自我要求到近乎苛求的人大概也不多了),師父第一句就問我在忙什麼?這是我近兩年來最難回答的問題,因為很難用文字找到精準又漂亮的說詞,但其實放下自欺欺人,大概就是一個:「鬼混」可以涵蓋了吧!不是說我混的都是鬼,而是以我的不自量力,如果混不出真的事來,以結果論來看「鬼混」就不算太壞的結論了。我當然沒對師父這麼誠實回答,基本上還是找些冠冕堂皇的言詞:「努力向年輕人學習 打進數位世代....云云」,不過畢竟是師父,很難在他眼下哄騙他,不好的部份也要據實以報:「很難混得好,過去的資歷反而讓同行很難用自己,找新的出路也是不得已的選擇,起碼新的方向滿足了自己學習求知的慾望...」。
比較誠實面對自己以後,對自己為老不尊,老是愛跟年輕人混這個毛病開始自我檢討了起來,說是向他們學習,有時又忍不住倚老賣老,我想這是一種混雜了自卑和自大的情緒,自卑是科技力真的不如人,自大是執行力真的看不起人,於是內心裡知道時不我予,應該要好好做個時代的配角,但配角看到主角演起戲來輕重不分,就忍不住思前想後,最後搞不好還跳出來代替導演說三道四一番,於是整齣戲搞到四不像(這齣戲純粹是我個人的內心戲,其他周邊的人或許還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以為我可能有點老糊塗或沒來由的又鬧起情緒來了。)
難過的是,自己非常清楚自己到底發生了什麼,有時候就是太清楚了,清楚知道一件事會成會不成,知道自己該退進不了了,陪著玩下去,最後自己一定會自找沒趣,但還是忍不住撩下去,傷了心也就只能怪自己囉。
跟師父聊完後,碰到比我大一輪的大姊,正神采奕奕的搞她的眷村醬料新事業,我跟她相約哪天一起出門去「獵艷」,找屬於我們的快活,大姊看起來比我更帶勁兒。
我想我是老了 也累了,不該再鞭策自己學習,或許應該放自己一條生路,回到我那個保守 傳統的陣營,看著年輕人自己找到他們的方向,看著我們被逐步取代,做做自己還能勝任的活兒,玩玩符合自己年齡身分的遊戲。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