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7月5日 星期六

讀黑天鵝效應

我們天生要追隨領導者,而領導者之所以能夠讓大家聚集起來,那是因為在團體裡面的好處勝過特立獨行。我們覺得盲目地團結在錯誤的領導下,比自己獨自走正確的路受益更多。追隨武斷的白癡,而沒有當個反省的智者的這些人,把其一部分基因傳給了我們。從社會病態來看,這點非常明顯:追隨者團結在神經病患之下。
黑天鵝效應 The Black Swan , Nassim Nicholas Taleb 林茂昌譯 P284)

最近看的一本書,對這段話超有同感,特別節錄。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