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7月21日 星期一

開始我的人生大計劃

過了四十歲後,我一直有個大計劃,其實也不大,反而有點細小瑣碎,就是想把身邊的長物,一一清掉,或網拍 或贈有緣人 或捐贈回收,讓自己的生活過得更簡單一些,想了很多年也說了不少次,一直只是紙上談兵,最近到天母擺了一次攤,賤賣了一些狗狗蒐藏品,加上一位女巫朋友的拔刀相助,終於踏出了一小步。

真的開始執行,其實還蠻困難的,甚麼該留?甚麼不該留?

網拍商品的選擇,除了考驗『捨』的抉擇,畢竟這些東西都是我大包小包從世界各地扛回家,還要考驗商品的行銷和定價策略,甚麼樣的商品擺在一起,那個會吸引買氣?價格到底要怎麼定?太低會心疼,太高沒行情,也讓我不時盤算,目前心中的想法是,先根據當初買價抓一個價,然後不排斥議價,根據看中想買的人的回應再來盤算,也可能我想太多,說不定完全乏人問津。

還有擠滿衣櫥的一堆長物,這個更難清,一來當初買的牌子都還不錯,我又算愛惜東西,除了式樣過時品質都還完好,直接舊衣回收也是心疼,花了一週,昨天也只清了四件衣服投入佛濟回收箱,就是因為過時品送朋友感覺沒誠意,直接捐贈又感覺好浪費,限在兩難之間。

還要開始找個小一點的房子,個人消耗的資源就會更減量,這是下一階段努力的工作。或是不換房子但清出房間,找個愛貓的室友來作伴,等到喵喵都仙去後,再執行我的換屋計畫。

至於為什麼要實行這個計畫?因為獨身久了,覺得自己應該會終身如此,身邊的長物就不應該越堆越多,有點用生前時間打理自己身後事的感覺,讓自己的下半生更無牽無掛,想去哪流浪就去哪流浪。

希望對自己負責任,不要造成別人的負擔,也要對寵物負責任,所有的計畫都要包括牠們。

唯一可能打亂計畫的只剩父母的因素,初高中就住校,大學北上後就沒再回台中長住,二十幾年來的習慣,讓我跟父母相聚的時間真的少得可憐,心中對他們一直很愧疚,好在弟弟一直在他們身邊,幫我彌補缺憾,也給了我逃避責任的好藉口,於是義無反顧的投身工作無怨無悔,如今回頭看看,工作雖然給了我許多不平凡的經歷,但除了拿來回憶和誇口,似乎也沒多大意義,曾經想要回台中陪伴父母,前兩年試過但很快就自我放棄,可能是當時對工作還沒忘情的原因。

如今的大計劃,希望能從外而內開始整理自己,有點歸零的感覺,如果自己能在這兩三年內歸零,把長物歸零,把工作經驗歸零,把自己和父母的關係歸零,把多的去除,把少的補足(和父母的關係似乎就是個負數),然後從自己的內心去發現,下半生的自己到底要過一個甚麼樣的人生:

真的想流浪就出發去流浪,真的想找個伴就要努力的找,回到台中也是一個選項.... ,想著想著突然有種當年選填大學志願的感覺。

一定有人覺得我想太多,丟東西還要找個理論說服自己,但這就是我,喜歡條理分明,喜歡為自己的行為找個努力的目標,於是,我的人生大計劃就要展開。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