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12月12日 星期五

巧克力是男生

除蚤隔離淨身 不自由 喵喵唉唉叫

有香好奇這是甚麼碗糕?

優雅巧克力原來係男生,跌破阿喜的眼鏡。

回台北前一晚決定帶巧克力北上,我想幫牠取名字的時候,就種下了這個衝動行為的因,既然決定了就是許下以後漫長的責任。
巧克力要進家門,要適應城市居家生活,首先需要淨身,一到台北先帶牠見獸醫,第一件要更正的是牠的性別,巧克力原來是公貓,以多多的善良 遲鈍連兔子都怕的特質,看來一家之主的地位岌岌可危,淨身就是要除蚤驅蟲,巧可力滿身跳蚤,身子小 腹部大,獸醫診斷應該有寄生蟲,除蚤除了噴藥還需要隔離,接受獸醫建議的方法,連籠帶貓裝進一個大垃圾袋,剛放進大鐵籠,多多和有香還不知道有客到,發現後都非常好奇,前後跳到鐵籠上刺探敵情,多多被我喝叱後就不再感興趣,有香則一直試圖接近,展現極大的好奇心。
巧克力一路都很乖,不叫也不換姿勢,直到我打掃收拾完家裡,因為沒將提籃關起來,巧克力趁我洗澡時跳出提籃,洗好澡發現,將牠逮回並關上提籃後,從此哀鳴不已,害我幾乎一夜不能成眠,凌晨三四點清掉牠的便便後,巧克力終於累了,睡了。
等過了中午,除蚤完工後,巧克力就可以重獲自由,再觀察牠的適應情況。
張貼留言